随记 / 07.17
- 48 次检阅

突然抬头见到了天堂,
落泪变成一只没有悲伤的鸟。
飞到桥头所有人仰望的地方,
衔住夜里最亮的星光。

那么流云也再不会去看啊,
燃尽了所有还怕什么穷途末路和绝望。
我不会歌唱,永远不会歌唱,地老天荒。

烈火不敢吞噬黑暗,大难临头就选择了轻易退让。
逃脱繁忙下的阴晦,到底如何思量。
不曾设想,不曾设想,和一切一切的庸俗一样。

浸透了白羽的凉风,不敢撩拨夜的一角。
它好胆小,它好胆小。
生不逢时,好不凑巧。
飞过几光年,逾越不了苦难的大洋。

生活本来就是一片沙滩,
怪我不是一只海鸟,
不停扇动羽翼,却还是徒劳一场。

不再想,不再想,欠一世的春暖还未了。

分享到:

这篇文章还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