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Hell is empty, and all the devils are here.”
- 98 次检阅

​"Hell is empty, and all the devils are here."
—— William Shakespeare


2019 / 11 / 24 Birmingham

不谈真相了,挺烦的,也没资格。

随便说点什么。


说来也挺闲,终日在康庄大道上,风景绚烂夺目,我却无关痛痒。现在尚稚嫩,再拉长点,先看看百态。

一个被抛出的异常,通常从一个被包裹的多孔结构起。又是一条线,七十多亿条了。不容易,出岔子也难免。

荣誉感是赋予的,碳基生物的可塑性惊人的强,有一点模糊不清,猜忌便是源源不断。无独有偶,藏也是挺基础的技能。指数这概念向来带不来什么好事,家大业大,缠身的也多,到最后反而引火烧身。特别是沸沸扬扬的三两方式,不关心,更不在乎。

多少也有个十几米,不能说多皮实,面上也有光了。也怪,人家都是五彩斑斓,时不时织张网。咱这和旁边那几兄弟偏偏是四个零,零几还真说不准,四零的不少,零一零二也不是没有,最近更是不少染色的混进来,一直抱着团。没人敢提织网的事。

说到这了,不得不提有那么几块就剩下一个零,前面像是几横几竖拼凑的,多了些条条框框。表面上抱着团,自己的网早就织开了,说是什么三两方式,最近格外能折腾。不过这事还真不是没点迹象,总说抱团取暖嘛,确实挺窝囊。旁边那五彩斑斓的,反倒是快活,想干啥干啥,偶尔打结了,解不开就剪断。咱这些想罢也是刚从哪儿扯下来不久,图个新鲜,总爱寻思些有的没的,原来的网嫌小,偏想搞个大网,从线团上脱下来才好。

也习惯了,跟二十三和五十五比起来,这算不了什么。共振嘛,绷直了也得蹦跶两下,偏偏定这么个周期,看样也不好改,任它去。

多零的都是几股,俗称驱邪,外面的进不来,里面的出不去。偏偏那么一块,非得搞什么颜色。别说,背后撑着的还不少,尤其是那些带横竖的,抱团的不敢有啥动作,拖点算点。最近格外狂妄,据说四零的线头一点不能漏,不然转眼就是一道死扣。四零的也是敢怒不敢言,人家背后撑着的也不好惹,条条框框的,看着挺打触。

既然整不明白,寻思着快自己玩吧,咱搁这瞅着。不就是染了色吗,织成网撑不了多久都得乖乖就擒。可怜了些四零了,就剩下一把灰。

织料换了,工艺也升了几档,怎么着也没问题吧?等这染料过了期,一个个都得给拿针缝死,免得后患。

时辰到了,三零四零,横横竖竖,织起网来那叫一个积极,据说那些逃出去的这次也回来了,织成七寸,还是第一次。史无前例的,无论是五道竖还是七道竖,还是俩零还是仨零,通通瞅着这张网,几十赫兹的都来了,不知道到底能织出个啥。

雏形出来的时候,异常源源不断往外抛,却格外平静。

平静的有些打颤。


分享到:

这篇文章还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